波巴波

转一个圈

  卡卡西看着墙上那个奇怪的人头,他已经看了很久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谁,同时也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他似是新生的婴儿般没有任何过往的记忆,只是甫一睁眼,他便与那人头朝夕相对。

  即便没有记忆,他也仍然知晓自己的行事作风,果决,迅速,不拖泥带水,像这样长时间的犹豫与迷茫实在是不同寻常,似乎是那个墙上人头的问题,他在这幽暗的空间里被它禁锢着,无形的禁锢着,那人头带给他的恐惧感,自灵魂中隐隐滋生,如鬼似魅一般将他暗暗缠住。

  他额角渗出一点汗迹,无法控制的看着那颗人头,他知道他在害怕,无来由的害怕,人头闭着双目,呼吸微不可闻,可他只觉被如炬般的视线狠狠定住了灵魂。

  只要打碎他……你就能回去你应该在的地方了。

  卡卡西暗暗告诫自己,他尝试着捏紧拳头,微弱的蓝色电光噼啪闪动了一下,很快又重新寂灭了下去,他的手也不再能攥紧,又一次无力地松开了来。

  之所以说是“他”,是因为那颗头颅太明显是属于一个成年男性的,头发不长,也不太短,乱糟糟推成寸头的模样,半脸上有狰狞的瘢痕,另半张脸上又由光影勾勒出俊朗刚硬的轮廓来,缺了一只眼,眼皮松弛而干瘪的耷拉着,实在不能称得上是正常。

  卡卡西再次尝试着凝聚查克拉,可惜也再次失败了,不是不能,而是不想要、似乎做了这件事,身体与精神将会面临无穷尽的崩塌。

  他喘了几口气,将面罩拉了上去,退了几步在墙边坐了下来。

  好吧,他无奈的想,如果不行,那就继续捱下去吧。

  诡异而微妙的,随着卡卡西这一念头的升起,一种暧昧的幸福感,开始在他的胸膛间涌动了起来,温暖的,甜蜜的。仿佛这样的时刻的恒久存在,成了他此刻唯一想要,而又唯一执着横亘于人生间的存在。

  那头颅的轮廓渐渐明晰,卡卡西继续看着,他半眯起眼睛细细的端详着,空气似乎涌动起了起伏的浪潮,卡卡西此刻居然感到了强大而炽烈的快乐。

  然后他能感受到,天,似乎亮了。

  卡卡西从他那狭小的单人床上坐起了身,他感到太阳穴处隐隐作痛,左眼眶中那只写轮眼不安的跳动着,散发着灼人的热度,他下了床,走到镜子前,仔细端详着自己那张未带面罩的俊朗面容,面色有些难看,且紧闭着的左眼眶隐隐约约有鲜血渗出。

  他回头,看向经年摆在床边的相框,那几乎是他整个少年时期全部的烟墟遗迹。

  带土……

  我真是太糟糕了啊。

  窗外天将将明,卡卡西整束好自己,他借着昏暗的晨光最后看了一眼窗台边上断裂的白牙,顺手拿上桌上的书本,慢慢悠悠晃出门去了。

 

 
 

放一下安利记录的脑洞。

在里空间中,带土能变出很多世界,但是他还是想要真实,所以里世界空无一人。

卡卡西进入空间后,每天都会给带土讲以前的事,可是带土每天都会不规律性的忘却卡卡西说的话。毫无进展,土只记得零星的一点回忆。

然而始终没有忘记过安利,大概是悲惨人生所留执念。毕竟虽然已经承认错误,可内心仍然有一点感慨吧。

空间里有绝酱残存的意志,一直在干扰堍,让他混乱。

因为是时空间,土又可以改变世界线,所以乱七八糟的设定会很多,西幻啊娱乐圈啊血族啊冒险者啊abo啊漫画家作家啊什么的……

带卡卡玩。

因为一开始卡卡总不接受还总是睡着【因为精本来就少还耗费了生命】,堍气愤啊,说我本来是不屑的但你不认同我的安利我就让你看看我的安利是如何如何可怕!于是说着就召唤出一堆人欢呼雀跃给卡卡看。

记忆混乱嘛。

所以那一堆人里柱间和斑互换发型五官佐助鸣人烫了卷头小樱换上了凯的发型与眉毛晓众什么的都在举手为堍的精彩演讲热烈欢呼,热泪澎湃,撕心裂肺……

卡卡西看了就沉默了。

真是一种魔性的精神污染,嗯。

堍以为卡被镇住了因而十分得意于是戏更多了,天天搞这一群人出来拼命演讲给卡看……

卡的反应啊。

大概由感动变为了玛德制杖吧。

堍一看嘿你小子被镇住是被镇住了,可也太冷淡点了哈,怎么没有成为我的狂热粉丝呢???

堍不满了。

堍要搞事情了。

他开始转世界线了。

然后,我就可以开始自由飞翔了。

一开始全是人偶,但渐渐的卡卡西发现世界线中开始有真正的熟人出现,原来在卡卡西的讲述中带土慢慢回忆起了一切,但仍不稳定,不同时期有不同的性格。

世界线仍在不断变更,世界也越来越真实,带卡在一步一步中感觉到双方内心的寂寞空虚被填满,最后二人终于穿梭回了原来的世界线,带土也成为最终的带土。原来时间只过去了几分钟,二人相视而笑,带土凭借经验开始写书,专搞励志和安利,最终六火退位,二人隐居,吃带土稿费过活……

卡卡是在某次行动中触动了禁术的卷轴潜意识选择耗尽一半生命来到堍身边,后面想一直陪伴,生命也快耗尽了,最后打败绝酱,隐居之后……嗯

应该会是he结局。

【带卡】安利记录01


*大概就是安利大师作精土与其对象村长大人作作作的乡村爱情二三事吧啊哈哈哈哈……

*时间线在四战后堍碎成土卡当六火后

*无角色死亡

*堍前期有失忆

附加:堍的记忆前期是缺失的,所以会有一点报社堍与回村堍混合的感觉哦
 

如果可以,就往下吧!

  

 

  

  “月之眼计划终将支配人类,创造前所未有的全新世界!”

    带土扣上面具,振臂高呼,激昂的声音在诺大的礼堂内不断回响着,在他身后,晨曦携同胜利的光辉一并来到,时代的乐章与海浪拍击海岸所独有的雄浑涛声以及无尽人等热情的欢呼与殷切的祝祷也一并响起……可事实上那不过是带土的幻想,此时正值凌晨五点的黎明,静是静悄悄的没有生息,若是能从空中俯瞰,你会发现整一座城,只有中心大礼堂闪烁着一点若有似无的苍白光芒。

   带土有点怅然地放下双手,他望了一眼天花板,那是很高的,但却密密匝匝满是裂痕与蛛网。带土想:真可惜这里没什么人,不然我一定会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社会活动家。

  那么没有成为最伟大社会活动家的日子里,干些什么才是最合适的呢?

  带土百无聊赖的支着下巴趴在主席台上,目光毫无目的地不断游移着,突然间他的视线定住了,他蓦然便开了口。

  “喂卡卡西。”

 
“嗯……嗯啊,怎么了,带土?”

   卡卡西靠在台下的座椅上,实际上他已经快要睡着了,听了带土没来由的呼唤,平日里总坐不直的身子却一下子坐端正了,他微笑着看着带土,双眼弯成了可亲而和蔼的月牙。

  带土看了竟有一点微妙的脸红,好在在面具的遮掩下那浅薄的血色也现不出什么。

  干嘛……干嘛这么温柔哇笨卡卡!

  这样想着,连要责备那人睡着的话语临到嘴边也忘了出口。

 

  “怎……怎么样啊!我的新面具!”

   “……噗。”

“喂……喂喂绝对是笑了吧带着面罩我也看得到哦卡卡西!笑什么笑不可以再笑啦卡卡西——”

“不要——再笑啦!!!”

  带土尴尬的喊声划过尚未明朗的天空。

   旗木 卡卡西。

   这人是谁?要仔仔细细问起来,那么即使是身为这镇上最初并且唯一的原住民的带土先生,也不得不坦然道出关于这点的他的无知。

  这陌生的异乡人在三个月前突然降临在小城,带着满身尘土与硝烟的气息。他四处打量,在带土审视他的同时审视着这座无人的空城。

   带土当时正在暗处,看着这人下了判断,他很累,他想,他看起来快要晕倒了。

   他很累,可他却非常警觉。

   战争的味道,他一定刚从战场下来,带土想。那么,一个战士。带土有些心醉神迷,尽管他自己也说不清是为了什么。他喃喃开口道,战士。那人战场上英勇的战姿一点点随着那人防备的动作和谨慎的神情的展示而被勾描在了带土的脑海之中,哦,他会像是一只潜伏的豹,潜伏在密林深处,随时等待着发起进攻……带土开始感到他有一点莫名的感觉了。

  

  他动起来的姿态会是什么样呢?带土继续在脑内努力勾画着那人在战场上腾跃回旋的姿态,哦……会有什么……蓝……蓝色……那会很称他……应该会是雷……雷鸣会炸响在他的手上……对的……电光会持续跃动,查克拉发出尖锐的鸣声,然后呢,然后呢?对,穿透,穿透!他洁白修长的右手会穿过敌人的胸膛,使心脏迸溅出鲜红的血花……

  带土迷惘的思绪越转越快,仿佛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指引他穿越了层层迷雾,那人的背影近得仿若触手可及,可是还差一点,就只是那么一点了。

  可那一点,究竟是什么啊?

  杀死的不只是敌人哦。

  是朋友,还有朋友哦……

  可爱的女孩子……

  带土酱喜欢的女孩子……

  琳,琳……

  嘻嘻嘻……

  嘻嘻……

  嘻……

还有还有,带土酱哦。

   低低的絮语声悄悄响起,密密麻麻自城市的四面八方铺卷而来,仿佛沉眠在这寂寂无声的诡异死城中的枯槁魂灵一瞬之间全然复苏,笑嘻嘻的在微风中向带土道出真实的答案。

   带土莫名觉得心有些痛了,空荡荡的冰凉似乎有风呼啸着裹挟冰屑从中卷过,他按压胸口,所触及的却是温暖饱满的新鲜血肉。

  可是如果,是他杀死了我重要的存在,为什么,我不仅没有憎恶,心里面有的,也只是漫无边际的难过而已呢?

为什么?

  他问。

  可却无人应答。

  带土不甚在意地耸耸双肩,自墙后从容转出,摘下面具,他伸出手去,坦然直视异乡人震惊的双眼,给出一个略带羞涩的微笑。

  “你好,我是宇智波带土。”

  如果没人回答,倒不如由他自己来主动来寻求答案。
 

 
   苦无哐当一声掉落在地,卡卡西颤抖着伸手握住了带土稳当当的右手。

  “……旗木卡卡西。”

 

   “带土……能够再次见到你,实在是,太好了。”

  带土的回忆就此打止。

  这一次是卡卡西开了口:“带土,演讲完了,也请你听我讲几句话,可以吗?”

  无论如何,都想要再试一次啊。

“啊!!!辣鸡卡卡西!!你都没有好好听我讲话,我……”

“不带土,听我说吧这件事真的很重要——带土我们没有时间了天亮的速度又变快了你要听我说啊——”

  卡卡西颤抖着语调发出了声。

  “带土,现在你我所身处的,绝非一个真实的世界,你可以感受的到吧?这里是独属于你的异度空间……你在现实之中的躯壳已经碎掉了,可你的灵魂还没有去到净土,处于某种原因,你的灵魂与你的查克拉一起,被束缚在这个地方了,带土!你在听我说吗?这个地方有绝的意志存在着!你的记忆是缺失了的对吗?……带土,带土!”

  卡卡西焦急的声音回荡在冰冷的空气中,他努力睁大眼睛看着带土,带土也一直注视着他,目光由不忿到怀念到悲伤到疑惑到迷茫最后再到漠然……他的视线终于一点一点冷却下来,卡卡西的心也一点一点变得冰凉。

  空间开始不规则的扭曲,声音在扭曲的空间中漾出了水般的纹路,以极缓慢的速度变换着弧度……一切变得有如梦境般迷幻昳丽起来,世界开始跌入虚妄,秩序扭曲破碎,又不断新生建立。

  卡卡西再度坐回桌前。

  他疲累地闭上双眼,揉揉额角,提笔在纸上写道:  

“第十八年第二日  

“时间再一次失控了,好不容易让带土想起来的一切,又一次在昼夜交际处丢失了。

  “事态又回归原点了,不,应该是更糟了,绝的意志,似乎变得更为强大了。  

   卡卡西!你认同了吗?

    我,以及我所推崇的月之眼计划啊!

  第十七年间,带土以疯狂的声音与狂热的语调又一次回响在了卡卡西的脑海内。

  卡卡西只觉得头越发疼痛了,他的双眼已看不太清,窗外淅淅沥沥的雨还在下,可他只听得一片死寂。  

“还有更糟糕的,带土陷得更深了。   他更加记不清东西了,第十八年了,每年事态都会迎来新的转折,他

   卡卡西没能再写下去,他倒在了桌上,墨汁在老旧的纸张上溅出了狰狞的痕迹。

  天再一次亮了。  

  卡卡西坐了起来,他扯下面罩,与十八年前相比丝毫未变的俊朗面容上露出一丝苦笑。  

  “果然……”

“还是死不了啊。”

  此处的死亡,或说拥有带土写轮眼的他的死亡,是不被带土所允许的,时间再次归档了。  

  卡卡西站起来,环顾了一下整个房间。日记本,全是日记本。在他以文字记录下的这十八年中,他不断因生命力的耗尽而死去,时间也由带土的意志调动着不断归档,调零。

  因而自带土的角度来看,距离一切的初始,尚还只有半个月的日子。

  他走出小屋,顺手将房门轻轻掩住,屋子在一瞬之间消失了。  

  卡卡西摩挲了一下手指,拉起眼罩,露出失而复得的写轮眼。

  是由带土重新给予,二人间一人一只的眼。

  在这个空间初见时的那次握手……

  如果没有带土潜意识赋予他的这座安全屋与那只特殊的眼,他怕早已在这场漫长的拯救与博弈中丧生了吧。  

卡卡西继续向前走着,沙漠的炽烈与尖啸的狂风刹那间消失了,一座古老的城池,突兀的耸立在了眼前荒凉冷寂的戈壁之上。  

  卡卡西拉拉面罩,猩红的写轮眼转动成万花筒的形状。古老城门上面目狰狞的石像扭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废置多年的机轴嘶哑着转动起来,抖落下经年聚积的尘埃。  

  他进了城,街道仍在无尽的夜幕中哑然。中心礼堂的灯亮着,带土沙哑的声音隐约可闻。

  半个月前到来的异乡人旗木卡卡西,再一次开启了新的轮回。

tbc.

tbc.
 

然后堍说:“卡卡西导师你好,我的梦想是成为安利大师。”

*虽然烂但还是抑制不住想为喜爱cp产粮的心哇!
*喜欢就请点个心吧!
*实在是不会贴链接,想看的gn可以点我头像进入主页看看大概的脑洞_(:з」∠)_

另外有没有同爱带卡的gn能让我私下里勾搭一下?周围没有同好安利也安利不出去的日子里我寂寞的快要死掉了【趴